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科技

爱泼斯坦抓住大学弱点

加普: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以叛逆风格自豪,如今该机构却因接受爱泼斯坦的“匿名”捐款而陷入麻烦。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的媒体实验室(Media Lab)宣扬叛逆风格,自称为“不合群者之家”(a house of misfits)和“新的落选者沙龙”(the new Salon des Refusés),取自法国一个展出遭到拒绝的作品的艺术展。但它与金融家、恋童癖者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的关系令人恶心。

爱泼斯坦上月在狱中自杀,当时他面对与未成年少女性交易的刑事控罪。媒体实验室因接受爱泼斯坦的匿名捐款而导致该实验室主任伊藤穰一(Joichi Ito)辞职。伊藤是一名技术“布道者”,他的个人魅力和交际能力使媒体实验室不断得到资金,从而得以运转。

“感谢上帝,我从来不用负责为麻省理工这样的机构筹集资金,”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法学教授劳伦斯?莱西格(Lawrence Lessig)写道。他的文章是一个笨拙的企图,意在为他的朋友伊藤辩解。吸引捐款者资助研究和大学新教学楼的压力确实很大,但伊藤的行为是不正当的。

根据导致伊藤辞职的《纽约客》(New Yorker)文章,即便爱泼斯坦早已被麻省理工的捐赠者数据库列为“不符合资格”,伊藤仍向他寻求捐款。伊藤还为自己的投资基金从爱泼斯坦收受120万美元——这种明目张胆的利益冲突似乎只有华尔街金融家和科技行业远见者才认为可以接受。

伊藤不会是最后一个因不明智接受捐款而下台的大学领导。莱西格教授表示,伊藤说服自己爱泼斯坦是一个改过自新的人物,尽管后者曾在2008年被判招妓(包括从一名未成年人)罪名成立。伊藤曾在一封有关爱泼斯坦捐款的电子邮件中写道:“确保这笔钱被列为匿名。”

相信一个能够提供资金的富有恶棍会改变本性,曾导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前院长霍华德?戴维斯(Howard Davies)于2011年辞职。此前该学院接受了利比亚前独裁者之子赛义夫?卡扎菲(Saif Gaddafi)执掌的一个基金会的30万英镑资助,并录取他攻读博士学位。一位教授当时就说,那是一场“风险极高的赌博”。

各大学越来越依赖私人捐款保持自己在全球排行榜上的排名,并吸引学生;学费只够支付一部分账单。2018年,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争取到11亿美元的捐款,为其265亿美元的捐款基金再添一笔。该大学四分之一的年收入来自投资,大学生学费仅占11%。

学生们对捐款来源越来越挑剔。今年早些时候,麻省理工以私人股本亿万富翁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命名一个新的电脑中心(苏世民为建造该中心捐赠了3.5亿美元),遭到该校学生和学者的抗议。但这并没有阻止学生们希望在最负盛名的大学听高薪教授讲课。

媒体实验室于1985年由尼古拉斯?内格罗蓬特(Nicholas Negroponte)与人联合创办,旨在研究并塑造硬件、软件和互联网之间的融合浪潮。该实验室置身于这种财务紧张的中心。过去25年里,硅谷的财富和影响力不断增长,斯坦福大学的财富和影响力也随之增长。这所加州大学是麻省理工在计算机科学和人工智能领域的竞争对手。

麻省理工164亿美元的捐款基金,以及去年争取到的4.72亿美元捐款和捐款承诺,令许多大学艳羡,但这两个数字与斯坦福大学相比就相形见绌了。与此同时,媒体实验室每年需要8000万美元的运营资金,这在很大程度上要从雅诗兰黛(Estee Lauder)和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等“成员”公司争取,这些公司能够获益于该校的研究,还能免费使用其专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